让大猫重新回家

帮助他们

项目简介

“(北山)兽有虎、豹、奇狸、狼、野干、白驳、豪猪、兔、狍。”

这是爱游好记的明代王嘉漠在《蓟丘集》中描绘的景象,飞禽走兽,因木生姿,生机盎然,那你知道他文中的“北山”在哪里吗?

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信,这说的,是北京


如此丰饶之地,现如今,又是怎样的呢?



▌比救活一只刺猬更难的,是帮它在北京找一个家


2017年春节,我们的志愿者滑雪时救下了一只小刺猬,两个月过去,看着它从一只眼睛肿得流水的小可怜,长成了精力充沛的小胖子,我们想,也该是时候让它回到自己的家了。

毕竟,让它可以做回野生动物,才是最好的救助。


我们救助的小刺猬


我们本想,在偌大的北京,放生一只小刺猬,肯定不是难事,“一平方公里左右的一片荒野,能让它找到食物、躲藏的地方和同伴。”我们以为,这样的荒野该俯拾皆是。

跟我们的想象不同,公园的路边没有杂草,树林底下也没有落叶,取而代之的是被清理干净的的地表,不留任何枯草落叶,就连灌木丛这种小动物的天然庇护所也被修剪稀疏。


“一无所有”的树林,小刺猬无处放生


这种环境,不光刺猬不能存活,就是连个小蚂蚱都没地方呆着。

最后,我们驱车开出去了60多公里,选择在台湖次渠边放生了小刺猬。而眼下这个新家,周边已经开始施工建设了,谁也不敢保证,这块荒野到底能保留多久。


回归荒野的小刺猬


而那些想放而放不得的地方都曾是刺猬的天堂。


不只是刺猬,很多野生动物,都已经被土地的硬化和绿化逼得无处可去了。以后的小朋友,也许只能在博物馆里指着标本,来认识野生动物了。

这对吗???



我们需要豹子吗?


连小型的刺猬都难逃一劫,就更不用说大型猫科动物——豹子了。

你应该不知道,华北豹这个亚种的模式标本取自北京,可以说,华北豹就是在北京上的户口,北京,毫无疑问是它的家。曾经,从黄河到长城,整个太行山脉都有豹子在林间漫步。


 间漫步的华北豹


因为喜欢这种神秘、美丽的动物,我们从2010年开始在北京山区寻找华北豹。最初,我们信心满满,然而随着我们在怀柔、门头沟、房山、昌平等地的山里走了一大圏、装了一堆红外相机但从来没有拍到过豹子之后,我们的信心慢慢变成了疑虑:北京是不是已经没有豹子了?

直到现在,我们也没在北京的山区拍到豹子。


为什么豹子不再回“家”了?

因为路被截断了。


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本是一个连续完整的华北豹栖息地,豹会沿着山脉扩散、建立领地。但是,近50年来,公路切断了山脉、村庄和农田开始蚕食山林,兽夹、电网、钢丝套屡禁不绝,华北豹的扩散空间越来越有限。过去完整的种群逐渐孤岛化,残存的个体便只能走向消亡。


这么美丽的生物,难道要任其走向消亡吗?


现在我们找豹子,实际上是找当地生态系统中的顶层生物:如果一个地域的生物圈中存在豹这样的大型猫科动物,就能证明这个地域拥有一个完整的食物链,就意味着这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都有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

也就是说,没有豹子,代表着这片土地不够健康。

我们希望让消失的华北豹重新回到北京,也是希望让人学会与自然和谐地共处。我们想以豹之名,修复华北的荒野,让青山绿水、万千生灵,都能以此为家。


修复华北荒野,带豹回家之路


我们不想,埋着头拼命地奋斗之后,抬起头来想要去生活时,却已经失去了我们曾经唾手可得的东西。



森林or野味,你pick哪边?


如果说作为普通人的我们难以抵挡不当的开发,但猎物的锐减却是千万民众共同打造的锅。


在我们带豹回家调查的过程中,哪怕京郊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十平米小山,都电网、猎套不绝。而这些违法的盗猎者所想获取的,正是野生动物作为“野味”的经济价值。

当你偶尔走进乡村,进入农家乐,所点的每一份野猪肉、狍子肉,背后都是数以十倍计的盗猎数量。每一份微不足道的野味需求,都可能宣判了一座山野性的死刑。

电网猎套无眼,除了直接对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钱豹的生命威胁,它也直接使豹的猎物种群呈现出极剧的下降趋势。而猎物的匮乏,则使豹子的家不成家。


比如狍子,华北豹最重要的猎物。


蠢萌的狍子,华北豹最重要的猎物


它们俗称“傻狍子”,所谓的“傻”是因为狍子发现危险后会飞快逃跑,但是跑一会儿,它们就会停下来回头看看情况,此时就会很容易被猎人打中。实际上,狍子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已经能跑善跳,完全有能力躲避大多数的危险。而且,在自然世界里,大多数猎食者都无法追上它们的脚步,所以它们发现追击停止时就会停下来看看情况。

但猎枪是自然法则中的外挂。猎枪的出现,使得它们自信和好奇的天性成了自己致命的弱点。

它们那些惊艳的回眸,往往就成了看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


单纯地回头,却成为望向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


曾经广布且数量巨大的它们,在北京、河北却被人类偷猎到难成健康的种群。

这对吗???


人类能吃的东西有很多,但豹子能吃的,也就那么几种啊。

只有野生动物才能让荒地变成荒野,只有荒野才能让豹子回家。



高级又高配的吸猫大队


说了这么多大猫的事,也该来说说我们是谁。

我们猫盟CFCA(Chinese Felid Conservation Alliance)是一个以科学保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为目的的公益环保组织。

太官方了?

其实我们就是“高配吸猫大队”,一身迷彩行走户外,曾在雪域迷雾中迷路,也曾行至水穷坐看云起,熟知山里的小道,走进野外就像回到家里;我们都是自然爱好者,坚守美丽的自然,寻找最神秘的野生动物。


我们喜欢大猫,保护大猫,心情就跟无数铲屎官一样。只不过,豹子本身其实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它们自己会繁殖会捕食,人类不干扰比什么都强。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缓解人和豹子的冲突,让人类和豹都能在青山绿水的家园中过得光辉灿烂。


我们保护的步伐始于山西,那也是如今华北豹扩散的种源地。

在那里,我们为豹吃牛的肇事买单,缓解人兽冲突,让农民不再有报复性的投毒或猎杀;

我们建立了一支由当地农民组成的“老豹子”巡护队,及时发现、清缴山上的电网、猎套;

我们还扶助推动了当地的和顺县生态保护协会的落地成立。

经过五年的保护努力,当地的豹种群确实在不断的壮大,新生的豹逐渐长大,扩散。只要河北、北京的荒野得到应有的修复,它们的基因终将沿着连绵的山脉回到曾经的故土家园。


红外相机拍到的豹子,山西


这件事很大,壮丽如同愿景。它也许需要好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我们不惮于做这个开启的人。因为,“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千山万水,只争朝夕。

无论最终实现的日子有多远,但它一定是草木葱茏,生灵繁盛的样子。


如果你也想要这样的愿景成真,除了成为我们的志愿者,或者利用自己的专业背景做力所能及的保护,也可以从当下的点滴做起,不吃野味,不消费野生动物制品,多传播,多了解。

还可以在这里为共同的梦想捐一掬米,让更多如你一样喜欢自然的人,看到我们,看到荒野,守护家园的未来。


“唯有了解,我们才关心。唯有关心,我们才会采取行动。唯有行动,生命才会有希望。” 让大猫重新回家,需要你的支持!


文中山西的华北豹照片版权归属:

猫盟CFCA&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



关注猫盟公众号

想为大猫做点事情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特别声明:在任何情况下,米公益都不会在平台外向用户以任何非官方渠道(QQ群、微信群、微博等)或非合法认证慈善公募平台募捐资金。请勿相信任何以米公益名义在非官方渠道发布的募款通知。如遇到此类情况,可向米公益官方微博@米公益,feedback@ricedonate.com,或米公益APP及米多乐小程序 反馈。希望大家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

捐赠方

公益app,公益捐助
SEE基金会致力于资助和扶持中国民间环保NGO的成长,打造企业家、NGO、公众共同参与的社会化保护平台,可持续地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中国本土最大的环境保护组织。2014年底,阿拉善SEE基金会升级为公募基金会,以环保公益行业发展为基石,聚焦荒漠化防治、绿色供应链与污染防治、生态保护与自然教育三个领域。

接收方

公益app,社会企业
重庆江北飞地猫盟生态科普保护中心是一家以科学保护中国本土野生猫科动物为目标的民间非营利组织。我们的使命是以科学为基础,实施监测、研究和实地保护,评估中国猫科动物现状,提升社会对猫科动物保护意识,为推进中国本土野生猫科动物及栖息地的保育提供解决方案。

物资详情

用于项目执行,含野外调查及科教传播

累计兑换200,000,000粒米

参与人数165750

猫盟CFCA

捐赠2野外检测仪,差旅费,专家费

执行中